心跳(2)

我以为她的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 题记



当时的他们,闹得很僵。

那时候,华烨的事业陷入困局。公司里同事的暗嘲冷讽、视而不见甚至落井下石。领导的不待见,背黑锅的罪名。凭什么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却要被一个污蔑,让他的声誉甚至明亮的未来给推上陌路。他不甘心、可是一天又一天的调查看不出任何结果。世间所说的正义是站在对的一方、可是却从未说清者什么时候会有自清的时候。

敌人要治于你死地,你只能哭嚎不能反击、却证实你没有能力反击。

夜夜花天酒地,可还是死守公司经理的职位。他发誓,正义还是站在他这里。他早上带着厚重的黑眼圈像个无头苍蝇寻找证据,到了诱人的夜里释放自己所有上天对自己的不满。酒一瓶一瓶的将自己灌醉,身边坐台的女人摸着亲着拼命撒钱着。

夜夜女友小熙在家的守候,每天谩骂她对自己处境无能为力的没用。甚至,小熙到酒吧找寻华烨的时候,也狠狠的伤害了爱他的那颗心。小熙将正在和女人热吻的他用力闪了一记耳光,尔后拼了命不回头的冲向马路。

华烨自以为伤了小熙的心很是内疚,他发誓等待石落水出的时候势必将所有曾经他给予小熙的伤害一一弥补回来。他自以为认错了会有婉转的余地、也自以为这些伤害必然付出代价。

碰!!!

他从来没有料到,上天、还真的让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从小熙车祸死亡、送去太平间、办完所有一切的程序、再收到小熙生前做出的内脏捐赠转移书,他早已没有知觉。小熙是个孤儿没有亲人,除了他还有孤儿院院长。直到小熙被埋葬,听着院长的哭泣声,他才深深感到言语难以形容的痛苦还有愧疚。

华烨辞职了,声誉也被摧毁得满天飞。没有一个公司愿意收留有着叛徒罪名的他,没日没夜听着千篇一律的话让他越感觉这世界的无情还有绝望。上天不仅带走了小熙,就连他,也被带走了半生。

而后他到一个非常小的公司当起小职员,每天过着加班的日子还有做上一堆本来不是自己的分内事。他也不在乎了,就让他忙到麻木吧,麻木到可以忘记一切的过去还有过错。

他以为他再也没有道歉的机会,直到遇见了她。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