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懶懶洋洋

看著體重指數,心裡跟著晃呀晃 —— 題記



其實我不知道,什麼程度才能說是瘦的。

每一天的跑步、沒有吃飯的日子,換來不規律的體重。時而上升時而下降,偶爾的饞嘴會迎來媽媽的嚷嚷。偶爾笑笑帶過,不然就是哈哈走過。

不過最近的心情都會隨著體重的數字搖擺。如果上升了也會克制再克制,發覺一天如果太空閒肚子也容易打鼓。還是上班好啊,雖然一直坐著也不知道在幹嘛。

有次哥哥同學發來一位女生露出她的馬甲人魚線在健身房的照片,然後問問我什麼時候能夠像照片中的女孩一樣。還說什麼自己有身高啊,別浪費啊……頭抓了抓,想起每天好像沒有目的的跑呀跑也還挺累的。又或者再想起他那番話從媽媽口中也不知聽了多少遍了,不僅覺得人生有時候還挺難的。

你說有些人太瘋狂健身你看不順眼,現在卻叫我來和他們一樣?

什麼嘛,快哭了。

其實,我好像快放棄了。不過,快看到成果了,放棄也太快了吧?


::但願時間久了,我還能堅持唄::

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心跳 (4)

我爱你,还是心脏的主人、爱你? —— 题记




小溪发了一场很长很长很长的梦。这梦里,却一直有着一个男人。他亲吻自己的脸颊、送花牵手、直到跟踪他到酒吧看见他和其他女生搂搂抱抱而后自己冲出马路发生车祸。

碰!

心脏频率仪器频频发出声响,滴滴滴滴不厌其烦的重复又重复。“我的心脏,跳得,好快好快。” 小溪缓缓地微开了眼睛,仿佛看见许久没见面的父母,还有梦里看见的那双眼睛。看见很多穿着全白的医务人员,还有心脏越跳越快的节奏再次盖上了眼睛。

心动,还有心痛,都是因为梦里的男人。他,到底是谁。

小溪再次醒来,口舌干得不行。眼皮还是显得沉重,可是映入眼里的却是出现在梦里一遍又一遍那双深邃的眼神。她猛然睁大了眼睛,仿佛要把出现自己眼前的人再次看清。“我,还在梦里吗?你为什么一直在我的梦里。”

可她的口渴得不行,发出的也只有哦啊的声音。“你醒了?要喝水?” 小溪微微点了头,那氧气口罩明明输送着空气却让她觉得缺氧的压迫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好痛好痛。当男人拿着水杯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早已红了的眼眶却竟然掉下了眼泪。我,哭了吗?

“呃,你干嘛哭啊?不要喝水吗?可是你躺了那么久口也应该很干吧?” 华烨无奈的看着莫名哭泣的小溪,他觉得或许上天在惩罚他这两过得太平静,现在这些所有的事情都是来惩罚他的。

“啊……呃啊……”

“先喝水吧。” 华烨轻轻的把小溪的氧气口罩拿开,缓缓地将水一点一点的从她的唇边流入口内。看着眼泪掉个不停地小溪,放下了水杯,用手轻轻擦拭她那满脸泪水的脸庞。

“别这样,当时不是我撞妳是妳撞我的啊。而且,现在的妳也已经度过危险期,从ICU搬到了普通病房。哦对了,妳已经在这里躺了整整三个月了。”

小溪现在已经分辨不出到底自己在梦境还是现实里。看着华烨轻轻开关的双唇,他向她说些什么却无法入耳。她用了很大的力气却只能轻哼一句:“我在梦里吗?”

“啊?” 华烨再次用着质疑的眼神看着小溪,她…应该只是心脏有问题吧。“对,你醒了。你已经昏迷三个月了。”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小溪再也不能分辨真伪,那样那一场冗长的梦境又是什么,为什么梦里的男人会坐在自己的病床前。许多问题在脑海里打转,思绪都快打结了。

“妳撞我,忘了吗?”

“你你你……对不起啊先生。你看我都已经在医院了,不会要我赔什么东西吧?”

华烨叹气了一声,拉了身边的椅子坐下。“呃先生……还是医药费是您还的?分期付款好不好?看在我心脏那么可怜的份上……”

“等妳状态比较好了,我们交换电话号码吧。容易联系。”

“蛤?”


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心跳(3)

会不会,你就是我等的,那个人?——题记


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小溪在跑的当儿,低着头整理自己的衣物。高跟鞋踏踏踏此刻却不觉得疼,满脑子里都是死了死了快迟到了。

碰!

“啊!” 小溪的头快裂开了,仿佛听見另一头有人摔地的声音。 “幹不会看路哦!” 华烨捂着肚子整个身子卷曲在地。不是吧,这女孩看起来小小的,力量却跟头大象似的。

小溪觉得快天塌地崩了,整个世界仿佛在旋转着。胸口闷得慌,可是她知道她也撞到一位男士了。她硬撑起了身子,缓缓地走到了华烨的身旁。

“先生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小姐,赶路也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真的不好意思。”

“小姐,是你撞我怎么你看起来比我还苍白啊。你没事吧?”

看着多个华烨的倒影,这时候小溪已经快无法呼吸了。整个心脏仿佛扭在一块,胸口很疼很疼,几乎让她没有任何其他的感官。冷汗拼了命的从额头那儿飙了出来。她会不会活不久了,难得得到全新的心脏呢。 “送我去医院……”

华烨看着快晕过去的小溪,赶紧在她落地之前抱着了她。“诶,小姐小姐没事吧?” 看着散发着茉莉花香沐浴露的她,小而轻盈的仿佛一片羽毛。“什么吗,*碰瓷吗这是。” 匆匆的抱着她上了车赶到医院,也和公司请了假待在等候的地方。

当时的华烨有那么一下下愣着了。那个茉莉花香是小熙专属的味道。如果真的是小熙的话该有多好,他一定会一定会死都不会再放开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只为弥补她挽留她。不过,话说,这事解决了以后得到庙里拜下。被撞了,可撞的人在医院里,什么逻辑这是。

“华先生,华先生。” 护士微微摇醒不知何时睡着的他,稀里糊涂的还没完全清醒的看着摇着他的护士。“呃,在手术室里的小姐好了吗?”

“华先生,程晓溪的手术很成功,也因为您及时将程小姐带到医院也让她的生命得以抢救。”

这时候在护士身后却站着一对夫妇,肩并肩的向他走来。“华先生对吧?”

“是啊,呃你们是?” 妇人红了眼眶激动不已,拼了命的向他握手点头鞠躬。华烨拼了命安抚妇人,也停止了她的激动。“我老婆是有点激动,别见怪。”

“没什么,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可能先生有所不知,小女在两年前进行了心脏移植手术。也在手术复员后不久毅然要离家过自己的生活。夫人也许久没有见到小溪,看到却躺在床上难免激动。”

“年轻人,真的谢谢你。不好意思,刚才我失态了。”

“没事。只要您女儿没事就好。”

妇人待在病房外,忧伤的透过玻璃窗看着女儿。正当华烨要离开的时候,程轩大步走向华烨轻拍了他的肩膀。“华先生,请留步。”

“程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华烨看着穿着端庄得体又带点贵气的夫妇,理应不应该是遇到碰瓷的才对。不会又要自己赔赏什么吧。“或许老夫这样有点唐突,不过还是想请先生看在爱女心切的夫人面子上,帮我们一个忙吧?”

只见夫人向华烨诚恳的点了点头,眼底里尽是哀愁。华烨对上了夫妇一眼,抓不着头脑的绕了绕头,“帮……忙?”

*碰瓷:刻意制造意外然后乘机敲诈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夢魘

驚醒後,只剩冷冷的汗水殘留 —— 題記



夢見一個非常熟悉的他,出現在我家門前的小巷。輕搖著敲敲做響的鐵門,手拿一個不大不小的盒子慢步走來。他輕輕的笑著,腳步輕盈著而後跪著。盒子打開,裡面滿滿現狀態我無法去購買的口紅。我看不見他周圍的景象,夢境突然放大他的唇邊,仿佛輕輕呢喃“你願意……”

被嚇了醒來,全身都是冷汗。縱然再累的我也無法馬上入睡,殘留著一點點的清醒在質疑這個夢境帶來的任何意義。

直到入睡了,直到醒來了。夢還記得呢。

對我來說,能記得的夢境,只有噩夢無誤。

所以,每一天的我燒香拜佛。

這一天,還是不要在現實里看到得好。


::他對我來說最熟悉,可是不是這樣的結局::

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

步入第六個星期

生活雖無聊,還是會有意外驚喜 —— 題記


其實我的標題似乎寫錯了。應該多加“即將”這兩字。

實習每天重複著一樣的工作——沒有工作。每一天上班的循環就是打開電腦、對著電腦發呆然後不停地不停地和月亮發信息。呃……我的實習好頹廢。不過,最近過得有意義些也不過是一些不間斷的開齋節宴會還有維修飛機公司的拜訪。也算是,拍了不少的照片,自娛自樂了一小段的時間。

雖然我看見了也像鄉巴佬一樣覺得太厲害了


假期除了實習以外,我也忙了許多亂七八糟的事情。那些亂七八糟除了烘烤曲奇餅、安排最後取消的住宿、煩惱沒有存在的問題以外,加上一點點偶爾的自我憂鬱還有反思。不過,重點還是減肥不誤。我在通往體重指數下降的道路上請恭喜我,好嗎?

當時公佈成績的時候,自己確實看著自己的成績單斟酌了很久(雖然還是在巴士上半途睡著了)。一次次的質疑自己的不努力以外,也再沒有其他的了。我從來不曾有著任何的改變,永遠拿著一樣的擋箭牌。說出來讓人笑話以外,自己卻不得已必須承認這些都是事實。除了改變,還有克服的勇氣。發現別人的笑話會讓自己恐懼,這些又能夠證明了我並沒有口中所說的瀟灑。

每一次和月亮的來往信息、和同學們亂七八糟的談話,我有點害怕這些終究會走到盡頭。那盡頭你說時間還長,可是走著走著不知覺的就會到了。

你說,實習的盡頭、會不會也是畢業的前兆?


::永遠太庸俗,所以唯有期限來讓所有一切變得特別::




*我想說換了個主題,看了的人心情會不會好一些。呃…喜歡麼?


2017年7月9日星期日

怕孤單

感動,只因為妳說我是你重要的朋友 —— 題記





因為一些觸發事件,月亮來問我那件事情怎麼的了。我說還沒頭緒,快被煩死了。

“是不是因為你怕會耽擱了我?”

說實在的,很不好意思的說有是有,可是卻是閃現而過。我自認我絕對不會因為那些世俗的事把她給耽擱了。只能說,我太自信抑或我一直無法給予人自信。

而後換來她的突然嚴肅的對白。長冗的對話中,其中印象最為深刻的卻是她訴說的親密、重要、還有害怕失去的孤單。雖然,我一直認為她絕對不會因為少了我而害怕孤單的人。我也一直認為,她總是很強的依靠也無需急需要親密的人。

原來是我錯了。

她的動心告白,只因一句“你是我大學最重要的朋友”而紅了眼眶。嘿,當時的我在工作著呢。原本以為自己不再會成為任何人重要的依靠,卻不知不覺中那身邊和我一起上課、睡覺、熬夜考試還有嘻哈玩樂旅行了三年的那個她卻一直把我當成她最重要的朋友。

雖然當下只是以謝謝輕輕帶過她的對話,也只因當下的我真的不適合再煽情。這樣下去,眼眶的淚會掉下來的。到時候老闆會發現我沒有在工作而是在偷偷按電話還流淚的該死實習生。

可是我只想說,其實我也害怕孤單。可是,有妳和我一起害怕,那我再也不會害怕了。

我們也只剩一年可以朝夕相對相依為命了,只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還是,還能有很多機會很多機會,見面胡亂玩鬧互說心事。感謝上天,賜給我一個截然不同可是卻能和自己合拍的大學同學、室友還有好閨蜜。

永永遠遠的、閨蜜 :)




2017年7月1日星期六

朝九晚五

回來,面對同樣的城市, 遇見不同或同樣的人 —— 題記


【不同的人】

過了考試的壓力,緊接而來的是實習的適應。

當初搞不懂自己實習的公司在哪裡,所以在上班前三位兄弟姐妹坐著巴士浩浩蕩蕩的來到了機場。爾後,經過幾回的烏龍才找到那個真正的地方。

每一天黑暗的天醒來、日落前回來的日子,逐漸適應的同時也漸漸習慣上班的模式。一切看起來好像順其自然。每一次的上班期待著下班,下班後卻又恐懼另一個早晨醒來的日子。偶爾上班的壓力、抑或無聊卻無處排解,這些無數次的重複巡迴又何嘗不是一種人生。

開心遇見不同的人、學習新知識、開拓不一樣的眼界。

這些,都是待在家裡無法獲益的。

【同樣的人】

每一次下班後的汗水揮灑運動,昨日遇見可愛的小橙,心中卻有著莫名的感動。他腳踏沉甸甸的拖鞋跟自己一起拼命的跑呀跑。時間讓所有的人在生理上的成長,也讓小橙從繈褓中蛻變成一個活跳跳的一年級生。今天,我還能像以前一樣和他談笑風生。可是,若干年後,他是否還會像現在一樣看見遠方的我熱情的打招呼?還是否會像現在一樣甜甜的叫我大姐、抑或毫不猶豫的跟我一起簡單的跑步?

未來的日子不敢想象,只能說當初少女的自己還能滿心歡喜的和小男孩的他歡快玩耍。待歲月流過之時,蛻變少男的他或許連我這個人物他再也不記得了。

不過,我肯定會懷念,當初像棉花糖一樣的你。可愛的小橙。

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夜深了

夜晚降臨,萬物休息,心卻念念不息 —— 題記



越是暗下來的夜,越能看見被黑暗吞噬的寂寞以及孤獨。

或許你我都不孤單。

但,你我也許孤獨。

我們都有著說不出的那一份孤獨。

害怕被人看見的懦弱、抑或被人嘲笑的夢想。
害怕不知道,害怕失去的同時更害怕擁有。

我們都很自明的、將這份孤獨給了夜晚。

因為你知道,我知道;

即便說出來了,你也不一定能聽得懂、我那沉寂但咆哮著的那份孤獨。

或許脆弱、抑或不脆弱。


::我們害怕被看見膽小,所以都裝勇敢::


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祝君安好

陰陰的天,終迎來陽光灑下 —— 題記



你還好嗎?

吃的可好,睡得可飽?

有沒有困擾妖嬈著?
有沒有壓力無法釋放?
有沒有思念的人?

你還好嗎?

天冷、下雨了嗎?

記得吃藥保暖
記得好好睡覺
記得追看我給你介紹的連戲劇
可好看啦

你還好嗎?

我,好想你呢



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你說過天長地久》

我害怕承諾,因為我會惦記 —— 題記



當時的我們
十指緊扣
你說過
帶我走到最冷的國度
欣賞極光

你會單手攬著我的肩膀
將我投入你的懷抱
輕輕搖曳身子
調戲說我身上的味道
好香

數著星星的日子
漸漸入眠的夜晚
你會輕拍我的頭
“我愛你”
日月可鑒、天長地久

可你曾想過
當你不在了
化成一縷煙消失
那時候的我
細細品位那句“天長地久”
能有多孤獨

能有 多難過
你說 對吧

::親愛的,我們、夢裡見::


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心跳(2)

我以为她的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 题记



当时的他们,闹得很僵。

那时候,华烨的事业陷入困局。公司里同事的暗嘲冷讽、视而不见甚至落井下石。领导的不待见,背黑锅的罪名。凭什么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却要被一个污蔑,让他的声誉甚至明亮的未来给推上陌路。他不甘心、可是一天又一天的调查看不出任何结果。世间所说的正义是站在对的一方、可是却从未说清者什么时候会有自清的时候。

敌人要治于你死地,你只能哭嚎不能反击、却证实你没有能力反击。

夜夜花天酒地,可还是死守公司经理的职位。他发誓,正义还是站在他这里。他早上带着厚重的黑眼圈像个无头苍蝇寻找证据,到了诱人的夜里释放自己所有上天对自己的不满。酒一瓶一瓶的将自己灌醉,身边坐台的女人摸着亲着拼命撒钱着。

夜夜女友小熙在家的守候,每天谩骂她对自己处境无能为力的没用。甚至,小熙到酒吧找寻华烨的时候,也狠狠的伤害了爱他的那颗心。小熙将正在和女人热吻的他用力闪了一记耳光,尔后拼了命不回头的冲向马路。

华烨自以为伤了小熙的心很是内疚,他发誓等待石落水出的时候势必将所有曾经他给予小熙的伤害一一弥补回来。他自以为认错了会有婉转的余地、也自以为这些伤害必然付出代价。

碰!!!

他从来没有料到,上天、还真的让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从小熙车祸死亡、送去太平间、办完所有一切的程序、再收到小熙生前做出的内脏捐赠转移书,他早已没有知觉。小熙是个孤儿没有亲人,除了他还有孤儿院院长。直到小熙被埋葬,听着院长的哭泣声,他才深深感到言语难以形容的痛苦还有愧疚。

华烨辞职了,声誉也被摧毁得满天飞。没有一个公司愿意收留有着叛徒罪名的他,没日没夜听着千篇一律的话让他越感觉这世界的无情还有绝望。上天不仅带走了小熙,就连他,也被带走了半生。

而后他到一个非常小的公司当起小职员,每天过着加班的日子还有做上一堆本来不是自己的分内事。他也不在乎了,就让他忙到麻木吧,麻木到可以忘记一切的过去还有过错。

他以为他再也没有道歉的机会,直到遇见了她。